sweet

超市里,沈巍推着车子赵云澜走在前面选东西。
“这个好,这个好。”赵云澜开心的像个孩子,走到棒棒糖的面前时停了下来。
“你好请问一下,这是什么味的棒棒糖。”赵云澜客气的问道。
“芒果味的。”导购员回答到。
“我让你芒果味的。”沈巍说完一挥手,芒果味棒棒糖全部消失不见了。
“你做什么?”赵云澜问道。
“没什么。糖,在家。回去就能吃。但是现在…”沈巍看了看旁边的避孕套邪魅一下“我也想吃棒棒糖了。”
五分钟后男厕传出了令人充满无限遐想的娇喘。

他是从小入寺,是寺里公认的得道高僧。
她是整个长安城最近公认的女魔头。仗着自己是公主的身份为所欲为。得不到的她就毁掉。偏偏她又是邻国皇子指名要娶的皇妃。所以大家都奈何不得。
皇帝在国师的怂恿下抓了他来宫内渡化她。果然从此以后她心性大变,变得举止得体优雅大方。
可他也发现改变之后的她是如此简单美好。他觉得他不应该受到尘世的污染。
后来,高僧在邻国前来娶亲的前一天失踪了。
迎亲那天。公主站在城墙上伫立了许久,目光直至寺庙的方向,却终是微微叹息盖上了盖头。
“终究还是错过了。”她一步一步走近花轿每一步都是煎熬。
到了洞房时刻,新郎步步走进,她握紧了手里的匕首,只要他敢对自己怎样她就同归于尽。
等了许久,皇子却没有上前的意思。她却开始急了,自己掀开了盖头。
“娘子可是急了。”皇子回头,眉目带笑。只有他手里的佛珠在低吟浅唱。
“为了娶你,我可是从一出生就在谋划”

晚饭后。沈巍正在收拾碗筷,赵云澜拿着衣服走进了浴室,今天陪着沈巍上了一天的课太索然无味了。
沈巍一边洗着碗筷一边听着浴室里传出的水流声不由得加快了速度。最后干脆一边脱着衬衫一边呼吸急促的往浴室走去。
“嘭”沈巍一把推开了门,浴缸里的赵云澜吓得一激灵。一看到是赤裸着上身的沈巍只是哎哟一句“原来是你啊。”
沈巍一把抓住赵云澜的肩膀把他摁到了墙上,用脚顶在了他的胯间,呼吸急促的说“宝贝儿,我想你都快想疯了。”说完摘下眼镜吻住了赵云澜的唇。

沈巍正在厨房忙碌着,赵云澜突然从身后抱住了他。
“在干嘛呢。”赵云澜蹭着沈巍的脖子暧昧不清的问道。
“给你做饭。”沈巍一边回答手上的活却一刻也没落下。
“我现在还不饿。”赵云澜继续蹭着。
“我知道。”沈巍把最后一片黄瓜切好装盘转身抱起了赵云澜贴着他的耳朵说道“可是,我现在饿了,你要负责喂饱我。”

        教室里沈巍正在整理下节课需要的学习文件。赵云澜叼着棒棒糖走了进来并且顺手把门关了起来。
     “在干嘛呢。”一边说一边随手翻着沈巍整理好的资料。
     “准备下节课的资料呢。”沈巍扶了扶眼镜。
     “别准备了,陪陪我。”赵云澜说完握住了沈巍的手把他推到墙角用嘴把嘴里的棒棒糖送到了沈巍的嘴里。刚想离开沈巍一把摁住赵云澜的头反身将他压到了墙角。
     “怎么?点了火就想跑吗?”说完一把扯下赵云澜的外套顶住了赵云澜的胯间。
     “等下会有人来上课。”赵云澜突然有点怂怂的说到。沈巍闻言一挥手,教室外面的学生突然就停在了原地。
      “这下没人打扰我们了。”沈巍说完在一挥手两人身上的衣物被整齐的摆放在了课桌上。
     “嗯…啊…嗯…你轻点”身下的赵云澜叼着棒棒糖趴在两米宽的讲台上含糊不清的说到。